我就是个小号别粉了

故山更新请走大号哦@鹤流 404 Not Found

【曦澄】落酒

百粉点文第二弹。@莲花坞保洁小妹 的 醉酒的蓝大和澄澄酱酱酿酿XD
原著向小甜饼。顺便写了清歌晚吟女神想看的蓝大撒娇梗……

——————————

  蓝曦臣过来的时候,江澄正在莲花池旁边的亭里,手边是一坛已经喝了一半的糯米酒。而他的面前,正摊着一小叠尚未过目的书折。

  听得脚步声,江澄抬起头来,眼中的惊喜一闪而过。他习惯性地皱了皱眉:“怎么这么晚了还来这里。”

  蓝曦臣在他对面坐了,行为举止皆是一派雅正端方。然后他开口,道:“我喝酒了。”

  江澄抿了口杯中物,将信将疑地看向对面的人——一如既往的温柔神色,连衣冠都不曾凌乱半分,哪里有一点喝过酒的样子。

  “呃,”江澄有点头疼,“你喝醉了?”

  蓝曦臣一本正经地思索了一下:“我不知道。”

  “……”江澄无奈,“那蓝宗主深夜来访,该不是为了躲云深不知处的罚?”

  “不是。”蓝曦臣看着他笑了笑,“我有要事。”

  “……你说,你说。”江澄看他这样,心下也料到蓝曦臣八成是醉了,撑着下巴看着他。

  “晚吟。”蓝曦臣忽然低低唤了一句,“我想见你。”

  江澄感觉自己方才喝的那半坛糯米酒忽然奏效了,酒意上头,耳根带着脸颊都烧得绯红。

  “晚吟。”对面蓝曦臣又唤了一声,江澄忽然镇定下来,看向蓝曦臣:“啊?”

  “……”蓝曦臣沉默良久,江澄没出声,看着蓝曦臣却似是有几分委屈模样。他方欲出声打破这沉默,却又听到蓝曦臣说:“你过来。”

  他的声音又低又清朗而带了些酒意,夏天的风吹过,混着一旁荷叶哗啦啦的声音与蛙声蝉鸣,听在江澄耳里仿佛隔了一片江海几重山河。

  要命啊,江澄想着,问:“过去干嘛?”

  蓝曦臣盯着他看。江澄被看得颇不自在,方想嗔怪蓝曦臣看什么看,那头又开口了:“你先别问。你过来嘛。”

  这回江澄是真真切切听得了蓝曦臣话里的撒娇意味了。他一下玩心大起,寻思着反正蓝曦臣喝了酒应该也不能拿他怎么样,于是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

  ……然后低头,挑起蓝曦臣的下巴:“蓝宗主有何贵干?”

  这时候的江澄眉眼笑开来,恣意与明媚晕染得一塌糊涂。然而他当然是不自知的,还在自得终于调戏了蓝曦臣一回。

  蓝曦臣看了会儿江澄,说:“你别动。”

  江澄:……啊?

  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蓝曦臣便已经站了起来。他比蓝曦臣矮一点点,现在蓝曦臣一站起来,他的下巴便只能搁在蓝曦臣的肩上。而方才挑着蓝曦臣下巴的手,也垂了下来。

  蓝曦臣抱着他不说话。这亭子本来不大,现在蓝曦臣这样一来,江澄的背几乎要靠在柱子上。他没反抗,犹豫了片刻后……

  捻咒灭了亭里的灯。

  然后环住了蓝曦臣的腰。

  于是又过了片刻,蓝曦臣的唇碰上了江澄的锁骨。

  “唔你干什么!”江澄小幅度地在蓝曦臣怀里挣扎。

  “我说了有要事呀。”蓝曦臣无辜地冲他眨眨眼,“现在就是做要事的时候了。”



END

红心评论蓝手XD
尤其是评论嘿嘿嘿。
后面自行脑补咳咳咳。

评论(25)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