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个小号别粉了

故山已完结,请走大号@北冰洋蒸鹤流
不要粉我,我真的是小号,真的
大梦一场,生平不志。

【曦澄】故山(十)


娱乐圈大甜饼,前文戳头

假装今天双更

(十)

  《长绝》一剧本就不长,十来集的剧情竟也磨了半年才拍完。杀青的时候江澄却是冷静得很,倒是魏无羡,莫名其妙地很激动。

  “哈哈哈哈拍!完!了!”魏无羡摇着江澄,“澄澄你咋那么冷酷啊??”

  “我是见过世面的人好不好。”江澄笑他,“倒是你,你这半年怎么没去搞新歌,反而蹲在片场了。”

  “新歌啥的不急不急,”魏无羡摇头晃脑,“长绝的主题曲不就是了嘛。”

  “也对,你的粉应该都习惯了你的不要脸。”江澄说,“我换衣服去了,您老人家哪儿凉快哪儿歇着去吧。”

  进了化妆间,一屋子的人似乎都情绪高涨。小林一边给他卸妆一边向一旁蓝家的化妆师感叹:“哎,你看了微博上今天那个剧照九宫格了吗,是不是帅到炸裂!洛晚吟一黑化就特别苏啊啊啊!”

  江澄无语地抖了抖,心说正主在这儿呢也不知道对谁犯花痴。他自己倒是对这剧情挺无语的——双男主刚开始为了个姑娘争得死去活来,后来人姑娘找了别人结婚,俩男主立刻冰释前嫌重新携手。

  这都什么鬼啊,江澄默默地想。随即他又听得小林说:“其实我觉得蓝总演的那个苏涣更帅啊诶嘿嘿,江老师你别生气,你也帅,不过你俩的帅是不一样的。”

  江澄在心里高贵冷艳地哼了一声。饶是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这部剧的设计把蓝曦臣的风姿展现得淋漓尽致。

  特别像一个长大的泽芜君,江澄换着衣服想到。

  出更衣室的时候又正好看到蓝曦臣。江澄朝他点了点头,向外走去。今日天气一直阴阴沉沉,现在窗外更是乌云密布,正是一副随时准备下雨的景象。

  江澄看了看天色,思量片刻便准备快速赶到宾馆那边的地下车库去,到了门口却忽然被叫住:“阿澄。”

  会这样叫他的自然只有蓝曦臣。江澄撇了撇嘴,转过身去:“有事吗?”

  “你腿上怎么了?”蓝曦臣盯着他小腿上的一片淤青——那是八成是方才拍打戏的时候磕到的,套着古装字数看不出来,但江澄现在换了条九分裤,那伤处自然就明晃晃的露在外面。

  江澄不自然地咳了咳,道:“一点小伤,没事的。要下雨了我先走了啊!”

  “别动。”蓝曦臣眉心微蹙,拉了他摁到椅子上坐了,然后蹲下身来挽了江澄的裤脚,“这么大片淤青还说没事。坐好,我去拿药。”

  今天拍打戏,片场里自然不缺红花油之类。小林方才已经拿了药放在旁边,此时看蓝曦臣要便忙不迭地递了过去。江澄看他接了药拧开盖子,架势竟像是要给自己擦药,赶忙把腿缩了回来。

  “药给我,我自己来就好了。”

  蓝曦臣看着他有些慌乱的眼神,叹了口气把瓶子递了过去:“这里地方小,你自己能行吗?”

  “怎么就不行了!”江澄一只手上沾了药,另一只手艰难地提了提裤脚,伸手揉着伤处。蓝曦臣扶额,不由得又叹了口气,伸手沾了药也覆在他腿上揉捏着。江澄被此举吓得一愣,停了动作问道:“蓝曦臣你你你你干嘛?”

  蓝曦臣看他一眼,温声道:“别逞强。”

  江澄被他一套连击砸成红血,脸上的温度愣是怎么也消不下去了。他咬着唇,讷讷回了一句“我没有”,终究没好把蓝曦臣的手拨开。

  “那啥。”一旁的小林已是眼冒绿光,“我能拍张照吗。”

  “不行。”江澄下意识地回道。这自然是意料之中的,小林也知趣地不再多问。

  这会儿功夫窗外已是风雨飘摇,江澄看着有些心焦,蓝曦臣却浑不在意,温热的手心依旧覆在他腿上。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松了手,看了眼道:“应当是好得差不多了,你回家自己再热敷几次就行了。”

  江澄说了声多谢,神色却依旧有些不自在。蓝曦臣知道他脸皮薄,再逗下去怕真是要炸,遂摸了手机出来,点亮屏幕一看便是陆戒兮的短信:“天气不好,庆功宴来日再办,辛苦了。”

  蓝曦臣一面感慨着陆戒兮的清奇逻辑一面回了短信,一看窗外雨势竟小了不少,问道:“你回宾馆还是回家?”

  “宾馆。”江澄说,“不急,等雨停了再走。”——他丝毫没有意识到蓝曦臣那句回家说得多熟稔。

  于是江澄便看到眼前的人笑弯了眉眼,说:“那行,我陪你。”

  “……谁要你陪。”江澄嘟囔了一句,看他笑得高兴又不由得道,“你笑什么!”

  “没什么,”蓝曦臣答,“不知道为什么就特别开心。”

  ——反正是因为你。

TBC

求红心评论蓝手XD

评论评论评论——
 

评论(23)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