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个小号别粉了

故山已完结,请走大号@北冰洋蒸鹤流
不要粉我,我真的是小号,真的
大梦一场,生平不志。

【曦澄】故山 (九)


手贱不小心删了原来的……改了一点点,重发一下qvq

(九)

  晚上的一幕戏过得飞快,结束时候却也是将近十点。江澄下了片场,一进化妆间就瘫到了椅子里。

  “哇,江老师你要不要这样,”小林一边卸妆一边吐槽,“你叫江澄不叫葛优啊?”

  江澄没理她——他今天早上五点起的床,现在困得三魂七魄都出了窍,靠着椅背就睡着了。 小林给他卸了妆,正纠结着要不要喊他起来,便看到那边卸好妆的蓝曦臣过来轻轻推了推江澄:“起来了。”

  江澄本也没睡熟,被他这样一推就迷迷瞪瞪地睁了眼:“啊?”

  “去换衣服了。”蓝曦臣难得见他这样,收了手好声好气地哄他,“你这样容易着凉。”

  “这夏天呢。”江澄说着还是起身,揉了揉眼睛向更衣室走去。蓝曦臣跟着他过去,外头就剩了两边的化妆师经纪人。小林四下环顾,凑过去又和蓝曦臣的经纪人聊了起来。两人的脸上,都是意味深长的笑容。

  江澄换了衣服出来,把手里抱着的紫色衣袍递给小林:“你别送我了,早点回宾馆吧,那么晚了你一个姑娘家也不安全,找几个人一起走。”他看着小林脸上还没收下去的诡秘微笑,不由得想起中午听到的对话,于是问道,“你和温姐聊啥呢,看你笑得挺开心啊。”

  江澄声线本就偏冷,这一问问得小林愣了一下,干笑道:“也没说什么啦,就是说蓝总和江老师搭戏搭得挺默契的。”

  “这样啊。”江澄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那我就先走了,你们慢慢聊。”

  蓝曦臣也笑了笑,无奈地向两人道:“中午那些话阿澄都听到了,你们……”他想了想,终于还是没找到合适的措辞,“我也先回去了。”

  两个姑娘被这两人的话砸得有点懵逼,小林终于伸手拍了拍一旁的蓝曦臣的经纪人:“温姐。”

  “啊?”

  “这算不算官方盖章……?”小林的声音有点抖,“根据我对江老师的了解,他听到了我们说他和你们蓝总这样那样还没来手撕我的几率几乎为零的。”

  “憋说话。”温姐比了个尔康手,“让我在糖海里静静遨游。”

  她俩这边聊得毫无睡意精神抖擞,而外头的路上,江澄正犯着困往宾馆挪。忽然却被人拍了下肩。他一惊,下意识地便扣住了肩上那只手的手腕:“谁?!”

  江澄回过头去,眼前确是蓝曦臣一张笑吟吟的脸:“抱歉啊,吓到你了。”

  “咳。”江澄顿觉脸上有些挂不住,忙松了手清咳一声,“是你啊。”

  蓝曦臣点了点头:“我还怕你路上被人绑架呢,看这身手,倒是我多虑了。”他说着又问,“你怎么连个墨镜也不戴,被人围起来才麻烦呢。”

  江澄心头一暖,伸手拨了拨散在肩头的长发:“我怕什么,这黑灯瞎火的,有人来我就拿头发遮着脸。”他顿了顿,看向蓝曦臣,“你还说我,你自己不也没戴墨镜吗。”

  “可不是你说的,黑灯瞎火,有人来头发一挡就好。”蓝曦臣说,“走吧,再不走真的被认出来就不好了。”

  “会被认出来的是你,蓝大影帝。”江澄嗤笑道,“我充其量算个附赠。”

  ——毕竟江澄是模特出身,圈内有名,到了圈外,认识他的人还真不多。

  蓝曦臣自然不会不懂。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江澄慢慢走着,长发被夜风微微拂起。他微微仰着头,敞着领子的衬衫露出皙白的脖颈和锁骨,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眼里却是漫天星辰。

  仿佛他们还是少年,下了晚自习抱着书走向宿舍,只差一片熙熙攘攘的人群。

  蓝曦臣不说话,江澄自然一路也没有说话。回了宾馆后两人淡淡告别,江澄绷了一张脸说了句“再见”。蓝曦臣确是不恼,回道:“那明天见。今天累了一天你可能还不太习惯,早点休息,晚安。”

  于是江澄只好又硬邦邦地回了个晚安。他回了房间,关了门,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脸——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方才在较个什么劲儿。换了旁人估计看不出来,但若是蓝曦臣就不一定了。

  说是恼蓝曦臣,倒不如说是自恼更贴切。在认识蓝曦臣之前他总觉着要能与这个人有几分交集该有多好,认识了以后却又怀了几分不知名的心思,刻意地不去和他相熟。

  这都是些什么破事儿啊。江澄头疼地叹了口气,脱了衣服去洗澡。

  蓝曦臣。

  蓝曦臣。

  蓝曦臣。

  江澄默默念了几遍那人的名姓,终于缓缓闭了眼。

  ——在遇见你之前,我从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好的人,沦陷还可以来得这样轻而易举。

TBC

求红心评论蓝手XD

评论(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