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个小号别粉了

故山已完结,请走大号@北冰洋蒸鹤流
不要粉我,我真的是小号,真的
大梦一场,生平不志。

【曦澄】故山 (七)

娱乐圈p,大甜饼,前文戳头

江澄偶开新世界大门
蓝总撩汉实众望所归


(七)


  这场戏的大概内容,就是江澄饰演的洛晚吟和蓝曦臣饰演的苏涣冰释前嫌重当回好基友,台词中二剧情狗血,算得上全剧中难度系数的盆地。

  江澄看着蓝曦臣,倨傲地一勾唇,念出他的最后一句台词:“那既然都明白了,苏宗主不打算请我下去坐坐?”

  蓝曦臣微微一笑:“自然要请。”

  镜头拉远,威亚放下,两人凌空阔步缓缓落下。陆戒兮点了点头,道:“过了。”

  江澄在心里舒了口气,一旁的工作人员上来替他俩解了威亚的带子。陆戒兮挥了挥手:“其他人可以走了。”他看向江澄,“江澄过来,我和你说几句话。”

  江澄不解,却也还是跟了过去。谁知陆戒兮却面露欣喜,一上来就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你真是第一次拍剧?”

  “是。”江澄更加不解,却也还是老老实实答道。

  “不错,蓝启仁那老家伙的眼光还是真不错。”陆戒兮一双眼亮得出奇,“你这场演得很好。”

  江澄愣了一下,脸上惊喜的笑意一闪而过。他说:“谢谢陆导。”

  出了树林子才感到天气炎热,阳光倾洒在身上,衣衫上仿佛都冒着热气。江澄微微低着头往前走,忽然发现面前出现了一片阴影。他抬起头来——得,又是蓝曦臣。

  不过不只是蓝曦臣,还有两个撑着伞的经纪人。江澄自然不会不懂什么意思 刚想结果自家经纪人手里的伞,蓝曦臣却在这时撑了伞朝他来。

  江澄:“……?”

  蓝曦臣头也不回:“温姐我看你好像和小林有点事儿要聊,我和阿澄就不打扰了。”

  ——蓝曦臣口中的温姐就是他的经纪人,而江澄的经纪人就是那个小林,也就是从他出道起就跟着他的化妆师。

  “那儿的话呀,是我们打扰你们二人世界才对,”小林笑得意味深长,“蓝总都这样讲了,江老师肯定也不会反对啦,那我就先和温姐走了!”

  江澄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家经纪人的背影,两个姑娘相谈甚欢,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她们的说话声——

  “啧啧啧,连阿澄都叫上了,惊天大糖啊!!官逼同死!”

  “对吧对吧,早都和你说了曦澄大法好!之前你居然还吃云梦双杰这种邪教,现在悔改了吧?”

  “早都改吃忘羡了!不过之前不知道忘羡的时候我真的很喜欢云梦双杰啊,你都不知道江老师被撩的时候反应多可爱!!春心萌动简直!”

  “唉,别说了,我好想看蓝总撩江老师啊……”

  江澄听着渐渐远去的话语声,陷入了沉思——这信息量是不是有点大啊?

  蓝曦臣看着走路都在飘的江澄,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戳了戳他:“阿澄?想什么呢,好好走路。”

  “啊?”江澄被他这一戳从天外唤回来,“哦哦。”

  蓝曦臣不自觉地勾了唇。然而他平时也总是笑着,倒还真看不出有什么区别。倒是江澄现在好像又开始神游太空了,他眉目本就生得凌厉俊秀,配着身上还未褪下的紫衣和微蹙的眉倒别有一番妩媚风情——哦,这自然只是蓝曦臣看来。

  好在江澄毕竟是江澄,愣了这会儿也终于回过神来。蓝曦臣带着他去领了饭,然后两人相对而坐,蓝曦臣低头吃饭,江澄低头挑菜。

  蓝氏的伙食是出名的清淡,而且如今拍着戏,只能领盒饭,连选的机会都没有。今日的饭是青椒炒肉和清炖土豆泥,江澄不吃青椒,土豆里又有葱,他不多时便挑出来一堆青青的东西。

  “阿澄不吃青椒?”蓝曦臣停了筷子。

  “不吃。”江澄现在已经从自己经纪人的清奇言论中回过神来,但依然对蓝曦臣表现出来一副“我们不熟”的模样,自顾自地挑着青椒。

  “为什么啊?”蓝曦臣虚心请教。

  “你管我。”江澄不着痕迹地翻了个白眼,“蓝家不是食不言吗?”

  “可以破例,”蓝曦臣说,“如果对象是你的话。”

  江澄心里一动,脸微微泛红。他强撑着一脸冷静:“能得堂堂泽芜君如此,我是否应该感到很荣幸?”

  他念出泽芜君三字时,两个人俱是一愣。

  这是蓝曦臣十一年前出道的时候,第一个饰演的角色的名字。那时候这个角色可谓火遍大江南北,连弹珠游戏交换的卡片,都由三国水浒变成了白衣负手的少年,佩剑横琴睥睨天涯。

  江澄瞄了一眼蓝曦臣。一样的白衣胜雪,仿佛眼前还是少年的笑容,耳畔还是湿热的风。

  他忽然就想起被他搁在带锁小盒子里的印着泽芜君人像的小卡片——那还是他从魏无羡手里赢回来的,两人为此斗智斗勇了一下午。

  他忽然就想起魏无羡告知他蓝曦臣要和他搭戏的瞬间,自己百转千回却终于出口的沉沉应答。

  他忽然就想把这些都细细地说与蓝曦臣,说与他无忧无虑的少年时光,说与他当年缥缈又厚重的心事与期许。

  ——你是年少的欢喜,喜欢的少年是你。


TBC

求红心评论蓝手!
我这么话唠,要啥时候才能完啊……

评论(23)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