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个小号别粉了

故山更新请走大号哦@鹤流 404 Not Found

【曦澄】故山 (六)

今日双更。
娱乐圈大甜饼,写着图个乐子
前文戳头

(六)


  江澄被他这声晚吟叫得一怔,倒是魏无羡在一旁啧啧道:“澄澄你这就不对了,为啥他这样叫你就不打他!”

  “……呵呵。”江澄持续懵逼,但还是下意识地回嘴,“可能因为你比较欠扁。”

  魏无羡秉持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的终极教义,对江澄那句“比较欠扁”置若罔闻,反倒伸手去扯江澄的袖子:“哇,面料可以啊。”

  “算你识货。”江澄哼了一声,一看魏无羡的手已经摸到他腰上佩的九瓣莲银铃了,忙拍开魏无羡的手,“滚滚滚,要摸摸你家蓝二去!”

  魏无羡讪讪地缩回手去,又感叹道:“江澄你真的不是姑娘啊?你腰怎么这么细!”

  然后蓝曦臣就看到,蓝忘机和江澄的脸同时黑了。他朝自家弟弟使了个眼色,两人一人拖了一个回来。那厢蓝忘机已经拖了魏无羡出去,这厢蓝曦臣也把江澄摁到了椅子上,向化妆师道:“给他化妆。”

  化妆师也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听得蓝曦臣唤方才过来,一边拿了工具在江澄脸上勾画,一边向旁边的同伴口无遮拦道:“你之前说云梦双杰表达感情的方式别具一格,我今天可算是见识到了。”

  她这声音不小,不止江澄,连蓝曦臣也听得清清楚楚。江澄虽说是有点容易炸,但有一点好,那就是绝不对姑娘发火,从小到大都是颇得姑娘眼缘。可惜他又有一样不好,那就是心高气傲,看得上他的姑娘他统统瞧不上,人又不够浪漫,所以至今别说找对象了,连个能和他传绯闻的女星都没有。

  而那化妆师是从江澄出道起就给他化妆的,自然清楚得很。所以她方才那话说得光明磊落,丝毫不忌惮江澄还在这里。她说完话又转了个角度给江澄化妆,一边化一边念:“江老师你皮肤怎么那么好啊,唉,好嫉妒啊……有没有什么保养的方法啊,介绍一下呗,我要皮肤有你一半好,和男朋友吃饭都不用化妆了。”

  江澄一脸无奈,奈何在化着妆又不好说话。蓝氏的化妆师一边给蓝曦臣化妆一边笑:“哎呦小林,你就别念叨了,万一我手一抖,毁了蓝总的脸可要怪到你身上啊。”

  云梦工作室的一个服装设计师也插话道:“蓝姐你是不知道啊,这句话我起码都听小林念叨过二十遍了,每次给江老师化妆她都要念一遍,我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你们够了吧?!”江澄又是好笑又是无奈,“再这样就炒了你们。”

  江澄平日里对她们不怎么发火,但大家也知道这位的脾气可不是闹着玩的,点到为止方可,若是惹得他恼羞成怒了,那就不只是炒鱿鱼那么简单了。

  妆面看着容易,实则却繁复得很。蓝曦臣淡妆耗了一个小时,江澄的妆浓些,终于也在将近两个小时之后化完了。

  主角花的时间自然多些。时间都是预算好的,两人化好妆后正逢上午阳光最炽烈的时候,导演看了一圈儿,说是正好能拍一场,便带着众人钻进了一片小树林里头。

  这场戏在剧本的中后部,谁也没想到一上来就是这场。然而思及蓝氏这次请来的导演陆戒兮,倒也在意料之中——陆戒兮是圈里一等一的导演,其最大的特点,就是拍剧不按顺序走,适合哪场拍哪场,江湖人称魔术师。这样固然能让每个镜头的效益都达到最大化,但也容易让演员对于剧本的因果关系造成混乱。

  不过江澄显然无需担心这个问题。他高中念的文科,记忆力又好,虽说大学四年和文科关系不大了,但基本功还是甩许多人一大截。

  而此时江澄一行人已经进了小树林,阳光在繁密枝叶的遮蔽下所剩无几,林子里倒是阴凉。

  见江澄和蓝曦臣都已各自找了位置站好,陆戒兮便比了个手势。江澄会意,脚步向一旁挪去,故作无意地踩中枯枝。

  蓝曦臣本立在远处,闻声迅速转身过来,厉声喝道:“何人擅闯我苏氏禁地?”江澄吊起威亚当做轻功,凌空远去。

  蓝曦臣亦是(被)吊起威亚,向江澄追去。他墨眸炯炯,盯着江澄的背影又喝了一声:“哪里走!”

  江澄虽是早在看剧本的时候就知道有这一句,但真正听蓝曦臣说出来的时候还是忍笑忍得辛苦。陆戒兮看着他微颤的背影,眼睛亮了一亮。

  蓝曦臣终于还是追上了江澄。他手中佩剑抵着江澄的颈项,另一只手扣着江澄的腰,凑到江澄耳边轻呵了一声。

  江澄又不由得抖了抖,脸不由得红了几分。旋即又听得蓝曦臣在他耳畔低低的吐息:“现在该说你是谁了吧?”

  他的发落在江澄肩上,风过的时候撩得心都在痒。江澄在心里骂了一声,仰起脸来看着蓝曦臣:
  “潇湘洛晚吟。”

蓝曦臣的眼墨色深邃,却总带着融暖笑意。江澄看着有点恍惚,仿佛眼前是一树一树的花开。

  ——还好他不知道蓝曦臣在想什么。

TBC

蓝大:魏无羡没说错诶,腰真的很细……

卖萌求红心评论蓝手!⊙ω⊙

评论(26)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