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个小号别粉了

故山更新请走大号哦@鹤流 404 Not Found

【曦澄】故山 (五)

娱乐圈甜饼,前文戳头
蓝大撩澄时间到


(五)

  蓝曦臣是通透的人,自然知道这时候不该装傻充愣,于是认真道:“想对你好。”

  江澄愣了愣。蓝曦臣的眼里始终都有温暖的笑意,江澄盯久了,竟不知道他究竟是调笑还是认真了。蓝曦臣看见他攥起的拳头又缓缓松开,指尖微微泛着白。蓝曦臣垂了眸,淡然道:“阿澄不记得我们一周后开拍的新剧了吗?现在关系处好点儿,到时候对起戏来也好些。”

  是这样吗。江澄有点茫然,心里不知道是舒了口气还是空了一块。他抬着眸,侧脸的线条在光里有点模糊。

  他终于也垂首重新收起了碗筷,良久才轻声道:“对不起,冒犯了。”

  蓝曦臣去接他手里的碗筷:“该说这话的是我才对。”他看着眼前人的一双眉又拧了拧,神色是不自知的别扭,莫名又舒了怀。
  来日方长。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江澄那天的话,蓝曦臣接下来的一周里再没怎么去过江澄的家里。

  蓝曦臣身为剧本第一号人物,拍戏的经济公司又是他家的,自然是比江澄提早知悉内容。所以当江澄埋头看剧本的时候,他已经开始自己在家研习了。两人都忙着,自是没时间互相串门——更何况江澄自那天吃过饭后见着蓝曦臣就犯尴尬,他这人又脸皮薄,哪里会去主动找蓝曦臣。

  于是两人的再一次见面,就到了一周以后,《长绝》一剧正式开拍。

  开拍的前一天大家便都入住蓝家提供的酒店。还好是一人一间房,江澄一边放着东西一边想。

  他刚放完东西,正准备往床上一瘫,门铃却忽然响了起来。江澄心下了然,瘫在床上想了想,终于还是起来去开了门。

  门口站着的果然是蓝曦臣。江澄抱着手臂倚在门上:“有何贵干?”

  “就是来看看你。”蓝曦臣说,“姑苏这边伙食比较清淡,不知道你吃不吃得惯……”

  “我又不是没在这待过。”江澄打断他,“要是无事蓝影帝就回去吧,早点休息。”他说着就要关门,蓝曦臣却伸手拦住了他。

  “阿澄。”蓝曦臣看着有些无奈,“你是不是还在在意那天的事。”

  “我没有。”江澄嘴硬道——虽然他知道并没有什么用。

  “你这样子,让我怎么相信没有。”蓝曦臣笑,“这点小事我又不会在意,你也别太上心。这剧算是你的初作,因为咱俩的私人恩怨影响了对谁都不好。”

  江澄被他噎了一下,面上微烫。“行吧。”江澄小声嘟囔一句,又抬眼瞄了一眼蓝曦臣,“谁和你有私人恩怨。”

  蓝曦臣自然不会听不到,却也只是说:“那自然最好。天也晚了,早点休息。”江澄点了点头:“晚安。”随即就关上了门。

  蓝曦臣看着他的门缓缓合上,也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眼前仿佛还是江澄转身的背影。他轻轻叹了口气,心中却是不自觉的欢喜。

  第二日江澄早早起来了,吃过早饭便去了片场——酒店离片场不过几步路远,走路亦是很快便到。

  片场是与苏州园林相似的模样,庭台轩榭回廊曲折,色调亦是清爽干净。江澄转了一圈,却意外地看见我蓝忘机。和魏无羡。

  “你们怎么在这?”江澄讶然道。

  “来探望你呀晚吟妹妹,”魏无羡依然没个正经样,“没和蓝大哥一起来?”

  “我干嘛要和他一起来。”江澄哼了一声,“我和他又不熟。”

  “哟,这话说的。”魏无羡笑得贼溜溜的。“晚吟你看看你身后?”

  江澄也不是不懂套路的人,一听他这话便懂了个七八成。一过头去,果然是蓝曦臣笑吟吟的脸。他说:“早啊。”
  江澄不自在地咳了一声,应道:“早。”

  他自觉颜面上有点挂不住,毕竟知道套路和亲身体验套路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方想说点什么拯救一下这尴尬的气氛,便又听到蓝曦臣道:“早上去敲你门没人开,我估摸着你就在这里。刚好化妆师和云梦工作室的人也来了,我带你去那边换衣服吧。”

  江澄应了声好,就跟着蓝曦臣往外走去,还不忘回头剜了魏无羡一眼。然而魏无羡浑不在意,一脸幸灾乐祸地和蓝忘机对视一眼,眼里明明白白两个大字——有戏。

  江澄跟蓝曦臣进了屋里头,人不多,除化妆师和服装设计工作室外,就只有几个来得早的演员。江澄一进门,衣服便被人递了上来——这部剧里,他的服饰是由云梦工作室自己设计,再交由蓝氏审核的。自然递衣服给他的,也是云梦工作室的人。江澄冲那人点了点头,进了更衣室。

  衣服有些复杂,但江澄身为圈内顶尖模特,更复杂的也不是没穿过。不多时他便换好了衣服,出来时正好看到了也才出来的蓝曦臣。

  惊为天人。这是江澄反应过来以后想到的第一个词。蓝曦臣身上素衣白裳,银线刺绣云纹,腰间系一条蓝绦带,手中不是佩剑琴箫,而是一条尚未绑上的云纹抹额。

  蓝曦臣迎着他的目光笑了笑,唤道:“晚吟。”

TBC

澄澄咆哮:为什么都要这么叫我!

日更感天动地。求红心蓝手w如果有评论就最好啦!

评论(8)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