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个小号别粉了

故山更新请走大号哦@鹤流 404 Not Found

【曦澄】故山 (四)


这章比较日常……。小甜饼。前文戳头。
这个速度,我都要被自己感动了。
昨晚被喜欢的太太勾搭了,开心(*/ω\*)
有一些忘羡。

(四)

  江澄昨晚同蓝曦臣聊了半天,睡下的时候已是过了半宿。他这一觉,也就自然而然地睡到了十一点。

  ……还是被魏无羡坚持不懈的电话吵醒的。

  江澄看着屏幕上的十一个未接来电,想了想要不要回拨,但终究还是放下了手机起身去做饭——急什么,反正要真是要事,魏无羡肯定还会再打电话来的。

  况且他现在饿了,填饱肚子才是真的要事。

  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江澄是会做饭的,而且还做得不错。于是蓝曦臣爬起来的时候,就闻到远远传来的汤的香气。

  而在江澄的厨房里,他正低头剁着排骨,手旁的碗里是浸着水的土豆丝。剁完了排骨酱料便下了锅,厨房里头是一片升腾的雾气。

  这时候电话却响了。江澄看了看锅里的肉,又看了看房间,终于还是没有放下锅铲。

  糖醋排骨出了锅,江澄洗了个手,然后向房间走去。戳亮手机,看到的未接来电却不是魏无羡。

  而是蓝曦臣。

我天。江澄内心刷过一排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的表情包,刚准备回拨,却又看到一条短信:

  “汤很香,我能来蹭饭吗?”
发件人,蓝曦臣。

  江澄自然回了个“当然欢迎”,然后飘飘然地去炒了个酸辣土豆丝,想了想又加了个清炒苋菜。江澄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莫名其妙的欢悦——当然,就算他意识到了,他也不会承认的。

  菜上桌的时候敲门声正好响起。江澄去开了门,领了蓝曦臣进来。他恍恍惚惚地觉着这熟稔劲儿有点不对——按理来说,他们昨天才正式认识。

  饭桌上是一如昨日的沉默,但两人各自心有思量,晃神间也不觉尴尬。忽然江澄的电话又响了——他一看,是魏无羡。他向蓝曦臣道了声抱歉,接起电话:“喂?”

  “晚吟你在家不?”魏无羡仍是一口调笑语气,“和你说个事儿啊,很重要的。”

  “你再叫我一次晚吟就打断你的腿。”江澄阴恻恻的,“有话快说,我吃饭呢。”

  “哟,那正好。”魏无羡道,“我带我男朋友去蹭个饭行不行?”

  “不行。”江澄干脆利落,“基佬债见。”

  “那行,那我过来了啊,多做几个菜,记得煲汤。”魏无羡丝毫不理会那句不行,“爱你哟晚吟妹妹!”

  江澄黑着脸挂了电话。蓝曦臣方才虽在吃饭,却也听了个大概。如今见他这样气鼓鼓的回来,也停了嘴笑道:“总说云梦双杰感情好,今日算是见识了。”

  他的调侃之意江澄怎的又听不出来,当即又愤愤回嘴道:“谁和他感情好了!”

  蓝曦臣这会儿却不搭腔了,只笑着吃饭,心说江澄这小孩子脾气倒真是好玩得紧。然而他吃饭吃得安然自若,江澄那边却扒了几口饭又搁下了筷子。

  ——得,进厨房加菜去了。蓝曦臣从门缝里窥见他垂着眉低头做饭的侧颜。一时竟有些出神。江澄抬手抹了一把额上细密的汗珠,刘海撩起,墨眸却是出奇的明亮清澈。

  蓝曦臣心不在焉地吃着饭,眼神却早已飘到江澄身上去了。

  敲门声就在这时候煞风景地响起。说是敲门,但称作扑门可能更准确些——来人的架势,说要撞开这门也是有人信的。

  江澄显然也听到了。他从厨房里探出头来:“魏无羡那智障就是这样的,你别介意就好。”他挽了挽袖子,“还有,能帮忙开下门吗?我这边抽不开身。”

  “这么客气做什么。”蓝曦臣依旧眉眼带笑,转去开了门。
  门口果真是魏无羡和蓝忘机。见他来开门,两人都面露惊讶。蓝忘机倒还好,淡淡唤了声“兄长”便了事。魏无羡又焉是那么好打发的主儿,窜进来以后就开始兴致勃勃地问蓝曦臣:“哇,大哥,你可以啊!这么快就泡到澄澄了?才认识一天就同居了这都!”

  蓝曦臣苦笑不语。这时江澄端了鱼头豆腐从厨房里出来,一听这话便挑起了眉:“魏无羡你胆子很大嘛!”

  魏无羡嘿嘿一笑:“过奖过奖,话说澄澄你这菜挺香啊……”

  “这还用你说。”江澄冷哼一声,“你方才同蓝大影帝说啥了,当着我的面再说一遍?”

  “夸你漂亮。”魏无羡接着贫。

    “呵呵。”江澄擦了擦手,“我看你好像不太想喝汤的样子。”

  “小的冤枉!”魏无羡扑过去,“你最帅你最帅!给我汤的人天下第一帅!”

  “少贫。”江澄眉眼里都是笑意,手上却冷漠地甩开了魏无羡,“再不吃菜都凉了。”

  魏无羡说是来蹭饭,还真是就来蹭饭。他吃过饭又和江澄斗了几句,便被蓝忘机带走了。蓝曦臣送他们出去,魏无羡笑着挥手:“大哥早日攻下那个江澄!我看好你!”

  蓝曦臣无奈地看了眼蓝忘机,却只从蓝忘机的眼里看到无边的欢喜与温柔。

  弟大不中留啊,蓝曦臣一边叹着,一边往回走。见江澄收着碗筷,他便过去道:“我来吧。”

  “没事。”江澄搁了手中的东西,抬眼直直看着他,“碗筷先不急着收,我有事情要问你。”

  他的目光清朗而锐利,刺得蓝曦臣心里一麻——好似初次触碰玫瑰的孩童,悸动微微与小心翼翼交织成浪,在心里头凝缓地流动冲刷。

  他听到江澄问:“蓝曦臣。你到底要干什么?”

  他看着那双眼睛。江澄微微咬着唇,亦是迎上了蓝曦臣的目光。他看不明白这个人——

  又或者说,在走过许多个深冬以后,他不再相信阳光是春天的来临,反而当做是暴风雪前的平静与回光返照。

  或许以往都是这样。但这一次,不会了。


TBC

求评论红心蓝手XD

澄妹做饭是姐姐教的。

我要完,这样写要到什么时候才完啊!!!

评论(14)

热度(110)